灰色花岗岩上一朵摇颤的花

以上是卡利奥拉眼中的芬兰自然。

软在keith whitley 或者Bill Evans里修改译稿。天色变化缓慢,白天有鸟叫晚上有施工声。累了就去阳台上看看猫们在干什么——无非就是趴着,趴在红色的屋顶上或质地不佳的草坪上。舔舔爪子,动动耳朵。

一个月前的某个午后,阳光尚好,我去阳台上看楼下的猫们。一楼的黄猫趴在水泥地上,三楼的白猫从阳台上探出身子打量它,我探出身子打量它们俩。
持续数分钟后,一楼的黄猫回家了,三楼的白猫也撤了回去,撤时还抬头看了我一眼。最后我也笑眯眯地回房间了。

No responses yet to this post.

  1. Posted by st_pierce (荡空山) on 2005 年 5 月 13 日 at 08:00

    切,还楞把自己当猫女啊

    回复

  2. Posted by 博客主人 on 2005 年 5 月 13 日 at 08:00

    😮

    从何说起来着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