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关舒伯特

《与舒伯特》

你知道的,我总是邀你同行,乡间的红砖屋顶让我想起你的帽子。
“可我从不戴帽子。”
是的,我知道。但那顶帽子是你的,无论你戴与不戴。舒伯特,你的音符间总有别人的谈话声漏入我的耳朵。我听到了那些断断续续的诉说可丝毫不感兴趣。一个男人站在车厢连接处的灯下读书,不知进入了别人的故事还是自己的情节。那个十六世纪的肺病患者已经不知第多少次问我为什么爱上凡高,又为何沉溺于他那炫目的孤独与绝望。
可我每次都不回答他。
“是的,你不必回答。他与凡高无关,与你无关。你只需回答一个人的问题。”
无论我们是否相遇?
“是的,无论你们是否相遇。”
(end)

而事实上,我从未被问起任何问题,只是兀自地不停发问,并且希求回答,那是一尊披着袈裟的伽达默,微眯双眼,袈裟在月光里泛着悠远的清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