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土

残留的积雪照亮了次日的晴朗。
空气中的阳光是空间中的水,你的站立是它的漩涡,你的行走划开它轻易合上的皮肤。

乳白窗帘打散阳光,更细腻的金色颗粒闪现出面纱背后的脆弱。
灯罩聚拢光线便掩饰了必须收敛的明媚。

可你遮住了一支悠远的牧歌,用长笛吹出宁静,目光所及处只有黄昏。
我看见你用水彩描画一枚昏黄的落日,用简谱叙述整个冬季从未声张的日落。

悲伤它是泥土,它是被积雪覆盖的冻土,
它低沉而坚硬,它带着隐晦的胎记穿过一次次几乎必然的新生。

我蔑视遗忘了距离的迅捷并尊重每一个柔弱而不抱怨的灵魂。
我们都是铭记季节的笋,被动的经过时间而不再拥有破土而出时的喜悦。

(我松开手,让清晨来临前的梦呓轻轻飘落……
一片个别的雪花,飘落在仍然柔软的泥土上,等待被即将到来的积雪覆盖。)

——你是四季之外的祖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