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铺直叙一种沉郁

瓦尔达对丈夫致敬的《南特的雅克德米》正看到一半,这是多么柔情而舒缓的影像啊,回忆中辛劳又始终喜悦的母亲和彩色的有了一只灰黑猫的晚年中胀满了使我停下来说些闲话的什么。昨天是这样的,我忘了带成绩单和学位证明,因此多往返了一次。学校的路灯在下午三点就开了,但这居然有些昏黄的光亮只是把灰蒙蒙的天色显得更加黯淡了。天气寒冷,据说早上还下了一小阵雪。路上有穿短裤露小腿的年轻人往来,这些情景有几分上世纪前半叶的法国的味道。我和桃子的晚饭是丘记的中餐,然后在highstreet的一家服饰店里观看挑选,我再次确认了我对所有配件的恋物癖般的喜好但克制住了没有开闸。一小瓶十二刀的香水瓶上有个穿齐膝旗袍而把一根并不长的麻花辫歪搭肩上的中国女子,夏天我好像就时常是这副德行的,这太滑稽了。而瓶子上的汉字又大又稀少,还很陈旧,我甚至怀疑这香水至少是五十前年的残留遗物。

已经四天没有弹琴了,我似乎很沉郁。日常生活中的程序其实很少,如果还要省略其中某项,无非只会多出些空茫。昨晚很困,但快零点了才去洗澡,一个冗长拖沓的桑拿般的淋浴后我说想喝冰凉而甜的饮料,可是可乐没有了。熊开了两瓶冰啤酒,觉得不过瘾似的,又把他傍晚踢球前炒的蒜苗牛肉和清炒苦瓜热了一道,我们一本正经地喝酒吃菜,还碰杯而不说祝福的话。我又开始表达我对前景的担忧,而其中的绝大多数被熊称为是无端的杞人忧天式的。不知不觉菜都吃完了熊说明天中午没有带的了那就吃麦当劳吧,我说那好。
中午变得像傍晚,寒冷而没有积雪的日子总是阴沉沉的,容易让人沉郁的天气是不是也是低气压的。我感到自己在被什么无形的东西侵蚀着,周身弥漫着一种无力,这潜在的无力总在这时显现出来:
我每每像以前那样要力下决心干些什么的时候总能感到一种冷飕飕的东西一溜烟的穿过身体,而所谓奋发的念头却从空茫飘向空茫。我成了一个多空漏气的皮囊,把自己关在开着灯的洞穴里缓慢地经过生活。

No responses yet to this post.

  1. Posted by 访客399262 on 2005 年 12 月 2 日 at 08:00

    西西啊,偶想去你那里看看你乐,可惜没银子……

    回复

  2. Posted by 博客主人 on 2005 年 12 月 2 日 at 08:00

    偶怀疑,偶如果有充足的银子,每逢节假日就溜回武汉乐:D

    回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