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翻译、以及生活

sex and the city

现在的电视剧真了不得,不仅分集了,还带分季的。《欲望都市》是纽约版的都市和四个中年单身女人。据说俄罗斯也出了莫斯科版的,中国似乎也有不知哪个城市版的:《很想很想谈恋爱》。04年秋天在西安时,陪着小舅看了几集,大概知道了几个人物和情节。05年夏天在青岛开会时,有个台也在放,同房间的厦大女生开始跟我认真地讨论剧中人物的感情问题,于是我就昏了——我还以为只有中老年闲人才会看这号电视连续剧……

先想说说翻译。sex and the city 译成“欲望都市”不是不好,而是原则上说,我比较反对意译。我认为翻译应该“透明”。绝对做到当然不可能,但至少应该作为目标。意译必然包含译者对原作者的解读和阐释,而我认为译者没有权利把他的个人解读强加给读着。他所做的,应该是为读者提供最充分的解读原作者的可能性。我们读到的应该是“译成了中文的普拉斯”,而非“×××译的普拉斯”。
据说那套环境美学译丛快出了。但这似乎不关我什么事,这件事的自我完成于翻译结束就停止了,之后的我就不关注了。上月底被通知的是要在元月10号前出出来赶个什么书展,而现在10号已经到了,估计继续延迟中。

《欲望都市》只是中午看了第一集。有个感觉,剧中的四个女人似乎走入了一个误区——仿佛能像男人那样,做到只要性不要爱和承诺,自己就可以强大起来了。但我觉得,强大不在于要什么不要什么,而在于根本就不把它当成一个问题,至少,不把它当成一个重要的问题。重要的在别处,在情感之外甚至生活之外。
女人要强大就要坚信:年龄只会把她变得更美。30岁时一定比20岁时更美,40岁时一定比30岁时更美。而50岁之后,她就已经能足够和悦从容地打量这整个世界了。

说到这里,似乎有什么不大对。我,甚至很多人,一直都在极其暧昧地使用“生活”这个词。可是显然,把“生活”作为一个子概念来看待的人中,只有一部分能够如柯西莫那样,生活在树上,享受着飞翔似的自由,又始终不失对大地的关注和对人世间职责的承担;而另一部分,只是[b]活在了树洞里[/b],脱离了与大地的直接接触,却也并未享受到凌空的快感。这是一种走向枯萎和黯淡的生活,是需要警惕的。

如果无法生活在树上,那么踏踏实实的活在大地上则是明智的。
知道树上有个奇妙的世界,或者有时神游它,乐得自在。
:em221:

No responses yet to this post.

  1. “女人要强大就要坚信:年龄只会把她变得更美。30岁时一定比20岁时更美,40岁时一定比30岁时更美。而50岁之后,她就能够和悦地打量这整个世界了。”赞成!!:p

    回复

  2. 那个片子是叫《好想好想谈恋爱》

    回复

  3. Posted by 博客主人 on 2006 年 1 月 13 日 at 08:00

    😉

    回复

  4. Posted by 博客主人 on 2006 年 1 月 13 日 at 08:00

    我彻底昏了,发现那个片子是 完完全全 彻彻底底 地抄袭《欲望都市》,连每一集的剧情,甚至小细节都是一样的:eek:

    回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