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筝 (2)

西江月

我在黄昏读诗。诗中
你没喝下那坛酒
我却
在远方醉了。
醉了,就来到窗边
就弹一支
五百年前的曲子。

春末的新叶,绿得很淡
淡得很远
我弹得很轻,轻得很慢
窗外一闪一闪的夕光
点起灯笼,照着我
一声声地走回
五百年前。

可这曲子啊,若不是我
在这个黄昏弹起,
也许就失传了。
就要伴着孤独的酒香
飘回
五百年前的诗章。

那些字句仿佛是泡在酒里的,蒙着一层水纹,一层酒香,一层迷迷醉醉。然后我去弹琴,弹着弹着分泌出了这么个东东。
结果不好。
那就干脆作为再次说筝的引子算了,哈哈。

说来弹筝不过两年多,但却已经不大能够想象生活没有筝的样子了。

以前并不经常校音,只是连日阴雨后,音实在走得过分,才想起来校一校。不过慢慢地,就开始对音准敏感起来。每次把指甲戴上,仿佛很沉醉地把弦们抚一下,大体也能感觉出个高低偏差。民乐器的音准很受天气影响,湿度变化一点,就得校正一遍。虽然不免麻烦,但也让筝像是有了自己的生命,跟天气,跟你的生活有了互动。每次校音,就像是在跟它对话,跟它交流,跟它和和气气地磨合,然后默契地一起弹奏/被弹奏(或者是我被它弹奏呢)。

偶尔也会有一天忘了弹它,或者路过它就像路过一个单纯的物。或者偶尔想起来擦擦琴面的灰尘,像是擦掉一层苍老,让木色回到也许本然些的什么。但我始终不喜欢用布蒙住它,甚至开始越来越坚定的觉得,灰尘并不是什么不好的东西。甚至偶尔有一天忘记了弹它,也不觉得是什么不好的事情——
我生活得都忘记了生活的习惯,绕过了生活的步骤,这是一种多么奇妙的状态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