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

听管平湖弹的《广陵散》,想起上周的一些事。老友相恋多年的未婚夫突然病逝。就在上个月,他们还和朋友商量如何装修刚买的房子。听到这样的噩耗,无法想到珍惜生命之类的道理,想到的只是她如何才能度过这样一段无从预料的艰难。而周末一起罕见的电梯事故,带走了OSU一名本科新生的生命,校长发群体信件通告大家并表示哀悼。这是一个玩英式足球的宾州男孩,大学生活才开始一个月,就在俄亥俄最美的季节里去了另一个世界。那天中午感到一种真切的心痛,坐在Wendy的窗边,满眼都是灿烂的颜色,风中轻摆的树木,仿佛一株株阳光正在闪耀它们青春的律动。
生命在这个世界上来来去去。白发人送黑发人,此生的筵席,流水的鼓点,
世间生息着的灵魂,仿佛都在丈量着一段命运的长度,并在最终的哀伤和静默里,用它打下一个或深或浅的烙印。

悼亡故者:

《人间》

这件时而熟悉
时而
竟也陌生的
身体

来时,穿上它
去时,脱下它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