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节 (233-236)

233

仅仅是外语和汉语(尤其是现代汉语)的比照,并不能让中文作家真正来到汉语。比照只是一个起点,之后他应当自觉地寻求汉语的源起,体会汉语最初的发生。然后他的中文写作才有可能成为一种真正植根于汉语、植根于中国历史文化的写作。

没有这种比照和溯源,中文只是一个言说的工具而已,和被言说的内容并没有血脉相连的关系。尤其是在现代汉语和汉译语境下。

234

文学(尤其是小说这种文学形式)应该有深厚的思的土壤。加缪有《鼠疫》。但我们经历了03年的非典后,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一部有震撼力的反映非典的小说出现?我记得当时就有人写过,我没有读过,但仍然可以说,它不是一部“留下来了”的作品。它不能为人们日后的反思和感受奠基起一个高度。而事实上,我们似乎已经随着时间的远离而渐渐地淡忘了非典,和非典时期我们可能短暂触及过的关于生命、关于爱、关于崇高等的思索。

03年非典到现在,只有三年半。或许这样的作品仅仅是仍未诞生,而非不会诞生。我希望是后者。

235

多余的迅捷和便利掏空着生活。它们吸血鬼般消耗着生命的血液,让生命变得轻而干燥,仿佛随时都会被高速公路上呼啸而过的风和轰鸣声碾压成沥青上的一小块污渍。

236

人类把自己的身体探向不需要也不欢迎他来到和了解的远方,他的身体因为过度拉伸而无法收回、无法复原。从此他得拖着一幅变了形且没有弹性的躯体活在一个,或另一个原地。

No responses yet to this post.

  1. Posted by kahlen(访客) on 2006 年 12 月 25 日 at 08:00

    西西JJ~~~merry christmas!;)

    回复

  2. Posted by 访客329790(访客) on 2006 年 12 月 27 日 at 08:00

    就算有了关于非典时期的震撼小说,也不见得出版bia
    那种恐慌,暴露太多弊端了。

    回复

  3. Posted by 访客443573(访客) on 2006 年 12 月 27 日 at 08:00

    忘签名了,:D东流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