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节 (231-232)

231

这感觉持续很久了:想听拉赫马尼诺夫的第二钢协。不算强烈,但的确时时浮现。这是几年前我特别喜爱的,至少收有十多个版本,但一张也没带来美国。当然,如果实在想听,去下载也不是不可以。这些只是说明,拉二,已经不是我的手边之物了。它像一种乡愁,同时提示出时空和心理上的远离。

232

倒是带了几张老柴的来。于是听他的第一、二钢协。跌跌撞撞的贵气和大大咧咧的悲情,裹杂着虚弱的鲁莽终还是成不了雄劲。我非常受不了他的,以及其它俄国人的,戏剧性。要么几乎像杂耍,要么就有强烈的文学化语境,造成很多无益的联想。听第一的时候,有时觉得它是《1812序曲》,有时还觉得它干脆就是《胡桃夹子》。
零四年初,有大半个月的时间,我除了睡觉就是在听老柴的第二钢协。但之后便几乎没碰过它。现在又听到第二乐章里像是钢琴三重奏的那部分,那样一种纯粹的俄罗斯情怀,仿佛终年不化的积雪,始终存留在我心底,衬托梦,覆盖睡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