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节 (240)

240

密尔试图把“正义”这个概念纳入他的实用主义图景。他先从希腊文、拉丁语、法语等语言进行词源分析,说“正义”这个词最初与“法律”紧密相联。法律示意“惩罚”。我们只想对错误的行为进行惩罚。什么行为是错误的呢?是侵犯了一个个体的权利的行为。什么是个体权利?是他所处的社会有义务保护他的那部分利益。为什么社会要保护他那些利益?因为general utility。至此,密尔终于把“正义”说进了他的实用概念。

他这个说法蛮有意思。因为想来,很多时候,真的像密尔说的那样,听闻“非正义”行为时产生的“正义感”,由两部分组成:一是本能的反抗,二是社会化“同情”。所以越是与你切身利益相关的非正义行为,越容易激发你的“正义感”。比如,歧视残疾人的问题,肯定会在残疾人中激起更强烈的情感波动。等等。

但又不尽然。比如学术腐败。也许学界的人已经司空见惯,麻木了。反倒是学界之外的人义愤填膺。人们的确在心中,把自己并不近身的什么,保留成一块近乎神圣的净土。

于是我想到一个直观的事实:
天空很高远,高远得让你平视的时候,总能看见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