衰老

听John Coltrane的I’m old fashioned时,经常感觉到Louis Armstrong在唱What a Wonderful World。反复听前者是这两个夏天的习惯,1957年的录音,在新泽西,仿佛一切都不近不远。后者则是在武汉时常听的,深夜睡不着,那苍老的声音似乎在带着你从生命深处望回来。Louis Armstrong年轻时是个结实的黑小子,老来则顶着一头苍白的卷发,短而硬朗,看上去像钢丝条,掰都掰不动的。黑人的白发似乎显得格外有力,仿佛把平生所有的愤懑都塞了进去,并把柔软完整地搁在心里。
1968年他六十七岁,他的歌声像浸泡在岁月悲欢里的一块布,像衰老的皮肤松开曾被绷紧的年华,松开曾被愤怒、理想、和勇气绷紧的眼前的这个世界。活着多么好,你看这世界多么动人,那些残忍的虚伪的坏透了的,他们都是孩子啊,他们还没长大也许一辈子都不会长大,你是否会像被疾病折磨的生命眷恋人世那样,去爱他们,为他们在某个瞬间的不知所措而心疼,并决定把自己深深地埋进人世,从此不再去别的地方。

三年后他病死了,在纽约皇后区的家中。三十多年后新奥尔良被毁了,废墟里是否会有人唱起一支歌。

10 responses to this post.

  1. Posted by camel on 2007 年 6 月 26 日 at 08:00

    “Louis Armstrong年轻时是个结实的黑小子,老来则顶着一头苍白的卷发,短而硬朗,看上去像钢丝条,掰都掰不动的。黑人的白发似乎显得格外有力,仿佛把平生所有的愤懑都塞了进去,并把柔软完整地搁在心里。”

    ——很喜欢关于黑人白发的这段,以前没有注意,被你这么一说,细节突然被放大并具有了意味。

    回复

  2. Posted by è????¢ on 2007 年 6 月 26 日 at 08:00

    以前你在博客中提到的那个大陆的女诗人叫什么来着,突然记不起来了

    回复

  3. Posted by 访客 on 2007 年 6 月 27 日 at 08:00

    似乎是很久以前的博了,一个写诗的女孩子,挺有灵气的,记得当时你好像还引用来着。

    回复

  4. Posted by forings on 2007 年 6 月 27 日 at 08:00

    黑人的牙齿也显得特别的白:em24:
    有时候看起来善良,有时候显得蛮吓人:em26:

    回复

  5. Posted by forings on 2007 年 6 月 27 日 at 08:00

    不清楚具体指谁,而且我好像没在博里提到哪位女诗人啊。

    这是哪位?留的名字显示的是乱码

    回复

  6. Posted by 访客 on 2007 年 6 月 28 日 at 08:00

    gyy:em214:

    回复

  7. Posted by forings on 2007 年 6 月 28 日 at 08:00

    so who are you?

    回复

  8. Posted by forings on 2007 年 6 月 29 日 at 08:00

    圆圆?:em214::em216:
    前些天加了你的MSN,但一直没见你上线来着(苹果?)

    你整blog不?还是很久以前在榕树下见过你的字呢,尤其是写《长恨歌》那篇,被俺到处转载:em21:

    回复

  9. 有的,呵呵,但是加密鸟。我把地址发到你msn上显示的邮箱吧。

    回复

  10. Posted by forings on 2007 年 6 月 30 日 at 08:00

    倒了,hotmail里居然显示的是乱码,要么再发一次试试,汗……:em28:

    回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