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节 (280-281)

280

库切的小说几乎都是对南非种族隔离问题的思考——当然,是从一个白人的视角,而殖民地的白人,总比欧洲的白人更确切地意识到自己的白人身份。库切不可能对南非黑人有天然的同情与认同,更不可能从一开始便质疑和拷问自己的欧洲文明。
他思考的张力所绷紧和撑开的,并非简单明确的两个极端,而是比所谓否定之否定的纵深追问更浑厚且真实的对人性的触摸与体味。面对生之黑暗,过于清晰的斩截不但像谎言,还阻止了可能的关爱和敬畏。

281

对生之平等的意识,很难说是天赋的。康德也是读了卢梭之后,才开始反思自己从前的偏见。我对殖民问题感兴趣,开始于读库切之前吧,也有几年了,但最初怕是更多关注审美去了。而这个话题如今又被库切的小说带到我面前,像是旧事重提,却跟审美没了关联。
“艺术仿佛火灾,人们在燃烧中苏醒。”(戈达尔《自画像》)有时或是这样:在艺术中看到被艺术的刀锋切开的现实,却发现提到“审美”,已经不道德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