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

昨天做了个梦,想起来就笑死。我梦见洛克(John Locke,1632—1704)是这里的访问教授,要呆五年,每年秋季学期教伦理学。我很激动,说洛克还活着呀,而且正在我们学校。在梦里,洛克戴副眼镜,穿着一件红棕格子的短袖衬衫,站在讲台右边和蔼地笑,表情跟《斐多篇》里描写的苏格拉底死前的表情一样:沉静、安恬、平和的愉悦。而且梦中的我还在想,这就是苏格拉底死前的神态呀。

因为我睡前在读《斐多篇》?灵魂不朽,哈,所以洛克就来了。其实近来睡得蛮好,多数晚上很快就入睡了,只是偶尔,到了天亮,也不晓得究竟睡着没。如果恰好记得一个梦,多少可以确认模凌两可的睡眠。半睡半醒的凌晨,会无意识地把枕头抱得很紧,像是要拼命抓牢什么,或填满哪里的虚空。

One response to this post.

  1. Posted by 访客 on 2007 年 10 月 5 日 at 08:00

    哈哈,这就叫梦到周公吖

    东流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