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节 (301-305)

301

一条曾经繁盛的运河,如今就快干涸了。
一个男子,在不及腰深的河水里,一步一步,推条狭长的货船逆水而上。
当年的船只与河水一起,都流走了,为如今的荒弃腾出位置。

302

一座精致阔大的老宅,经历了晚清、民国、解放、文革,直到现在。
历史层叠在墙上,生活却从中退场。

303

缀满繁星的夜空,看上去是圆的,像浓密的发髻上罩着的一个银色丝网,
亮着灯的门廊和窗口,是眼眸
走进门廊和凭窗眺望的人,是眼眸深处一晃而过的影子。

304

气枪被禁止了。鸟很早就开始鸣叫,直到窗外开始泛白,盛大的鸟鸣,
和盘托出一个接一个失眠的早晨。

305

对未来的宣判,可以是有期徒刑,可以是无期徒刑,可以是死刑缓期执行。
对过去的宣判,只可能是死刑,宣判时便已执行的死刑。

我有一整块模糊到虚构的记忆。我无法擦拭它。

2 responses to this post.

  1. Posted by 然也 on 2008 年 5 月 14 日 at 08:00

    :em222:
    我有一整块模糊到虚构的记忆。我无法擦拭它。
    :em21:
    我也很想弄个这样的马拉松.

    回复

  2. Posted by 然也 on 2008 年 5 月 15 日 at 08:00

    :em213:没想到你连这都知道。的确是有一个这样的顶目,哈哈。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