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节 (322-331)

322

早期印度的宗教仪式,人们默念的话语
因为重复和一致
那与所有在场者——自己,乡人,和神灵——
语音的一致,而达到同一,达到贯通
内涵于每个身体的宇宙
因为被倾听,而开始默念自己

323

仪式在唤醒
唤醒体内,和眼前,已然遗忘的声音与和谐

324

声音比音乐原初,是最初的倾听与震憾

325

还有敬,仪式在唤醒敬
那是一种那么近的敬啊,就在体内
就在原始的记忆里,是血性的,是热的

326

日常生活的仪式,比如吃饭,若突然留意到
便感到几近悲壮的庄严感
生,并不因其冗长和平凡,就没有死——
这突兀或延迟的中断
那样值得肃然起敬

生之每一刻,都是它自身的途终与终途

327

粮食、蔬菜、瓜果、酒水,
这些自然和人类劳作的果实,带着天地
和整个人类历史的气息
每天接触它们,吞咽它们,来执行这
最原始的仪式:吃与被吃
它们在体内,与日夜、季节,一起代谢、繁衍
这难道不动人么

328

在一些时刻,停下来,停下来,告诉自己
我是在这里的。我是在此时此刻,在这里的
并感到一种内在的确认
这是能够沉浸于属己的生活的神性了吧

329

我不需要知道,我在哪里
我在何时。我不在意地点,也遗忘了时间
这是通过语言的确认——
我先验地,用字用词,抵达与此在的亲和
抵达此在,和仿佛凸现着的生之纹理

330

赫拉克利特的火,沿着事物消亡的痕迹
烧到此刻
烧到任何一刻。曾经存在的
终会存在,终将存在
以任何一种形式,哪怕在它自己都无从辩认

331

是不是每场大雪
都是天空
献给大地的纯白的葬礼
为大地上的逝者,和逝者留下的不逝的记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