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声

              小学的时候,我想长大后
              当个说相声的
              知道我这个理想的
              数学老师
              在我的毕业同学录上写:
              祝你以后能够成为
              一名优秀的相声演员
              有天晚上,我躺在床上
              听见爸妈在客厅聊天:
              施老师为什么祝她当演员?
              估计看她数学不行。
              他们以为我睡着了

              多少年过去了
              我经过一个又一个理想
              总能从眼前身后
              发现幽默
              我不再像小时候那样
              笑得泪流满面
              而是把快乐收拢
              像包上糖纸,放进心里
              等再剥开
              却又发现是些许哀凉

              有时我觉得
              相声演员或许更像
              悲怆的小丑
              你看他努力地讲着笑话
              但把音量关掉
              你只是看到屏幕里
              一张谋生的脸
              他的嘴在动
              仿佛在说话的同时
              把说出的话,都吃了进去
              并艰难地咀嚼
              像每一个对幽默

              并无奢求的讨生活的人。
              人们活着,路过痛或苦
              又邂逅喜与乐
              一部部生活的日常之剧
              太厚,又太实
              哪里分得出悲和喜呢
              曾经有过的嘲笑
              如今都成了自嘲
              其实蛮好,就像说相声
              给自己听
              并像小时候的自己那样
              听着听着就笑了起来
              一直笑到泪流满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