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人

“又没有别的事,完成学业,应该是水到渠成的吧。”
情绪像体内的一个陌生人,每次造访都是唐突的。现在她走了。

偶尔她伏在墙外低低地哭泣。隔着记忆,我听见了。
可我不能为她开门。

门内的一切于她是陌生的。她不会想再次进入。
天欲雨。迎面走来一个年轻女子,她穿着蓝色长裙,黑上衣,

仿佛微笑着,并不看向谁地微笑着。她的胸前挂着张纸:
free hugs。免费的拥抱。

我回头看她,蓝色长裙,黑上衣,漂亮的卷发,很安静地走着。

标题:我要论述文艺创造是实践理性之一种,不见得多么特别。
并不更卑微,也并不太神圣。请读一首诗,读出声来,朗诵它!

那就写吧。以任何一种形式,任何一种语言!
多么安静,像阅读那样去写,像倾听那样去说,像爱一样,

去思考。

2 responses to this post.

  1. Posted by nowherepuppy on 2009 年 3 月 10 日 at 08:00

    比那什么安妮宝贝厉害多了,情绪好强烈:em222:

    回复

  2. Posted by 然也 on 2009 年 3 月 17 日 at 08:00

    这种分行我喜欢!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