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鸡用牛刀

尼克讨论班的期末论文,我开始本想用Korsgaard的实践理性来批评迪基为了解释杜尚的小便池而整出的惯例论美学,但后来光是分析Korsgaard的一个小论题,就已经写了二十七页。尼克说,你本来的计划,以后用来写别的论文吧,还是蛮好玩的。我突然觉得很滑稽,就跟他讲,中国有句话,叫:杀鸡用牛刀。用Korsgaard的实践理性观点,来分析杜尚以及相关的美学问题,实在是一件杀鸡用牛刀的事情,所以我以后也不会写这个东东了。尼克笑死,说他记住这句话了,以后讲课的时候可以用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