椅子

为什么我听见的总是碎片,像逃亡中的拾荒者,流连于散落路边的琐小废弃物,从中发现新奇,要把自己一路藏进那些仿佛跌落在荒原的星辰,并为此感到妥善。哦,安静的眼睛,我携带你,看见倒置的美与完整。

1
我在零碎之物中看见的完整,并非如华严经所说,事物如包罗万象的网,每个网结都体现着宇宙的全部,像今人说的基因,携带着生命的太多信息。
但这不是屑小之物打动我的原因。它们多么具体啊,我感觉到它们有生,也有命——
被制造出来,履行某个功能,或者损坏了,废弃了,像一个黯哑又欢欣的停留路旁的流浪人,他与遗忘和记忆都无有关联,他和他的身体在一起,游走,相伴,并不寂寞。

2
这间咖啡馆是墨绿色的,一面墙满是方格镜子,一面墙是临街的玻璃,上面挂着布毯。椅子刷成浅黄,仿佛正是新鲜的木头。
我旁边的小圆桌没人坐,两把椅子侧身相对,像在交谈,在咖啡馆的背景音乐里交谈,或者,这音乐,就是它们的交谈,就是它们于此时,于此地的共在的倾听。

3
阳光照进来,用干净的影子在地板上画画。有人在窗边讲电话,有人在说笑。我看着身边的两个椅子,觉得思考有些多余——那样一种植物在阳光里的愉悦,像在春天的第一天啊。
我加入它们,成为它们,成为一把,两把,或许多许多把椅子,就那么安静地坐着,像一个舒服的坐姿,仿佛在等待什么,却没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