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

等待仿若回忆,有种水到渠成般被庇佑的心境。
———

气温三十度,像夏天了,喝排骨汤时要开空调。
窗外有很多模糊的声音,还没穿上语言的外衣的萌动般的声音。
坐在窗前读莱布尼兹,从下午到黄昏,像坐在佩索阿的诗行里:

          “我无欲无念
           做个诗人在我便是毫无野心
           它是一种让我独处的方式
           而如果有时我渴望了
           为了想象的缘故,渴望成为一个牧童
          (或成为一大群羊
          为了漫山遍野的跑动,散开
          在一同时间里变成许多快乐的生命
           那只是因为我感受到了我对落日的描绘
           因为一朵云在光芒之上掠过它的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