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恩

              上午买咖啡的时候碰见韦恩了
              去年秋天修他的课
              多少也是出于好奇:
              他看上去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中国知识分子
              瘦高,戴副黑框眼镜
              神情仿佛有点自命不凡
              但到底还是书生气的
              不晓得是第几代华裔了
              但感觉是在一个传统的中国家庭长大的
              韦恩本科在麻省理工念化学
              在伯克利念了硕士
              之后在匹兹堡和牛津的哲学系里游荡数年
              没有学位
              后来回到伯克利
              用七年时间
              从塞尔手下博士毕业
              不晓得是不是因为塞尔
              他发的第一篇文章就发在Mind
              来我们学校之前
              还在卡耐基梅隆教了几年书
              如此一算
              他应该也是中年人了,有两个女儿
              但看上去和学生没多大区别
              大概这就是混迹于白种人中的东亚人的特点

              韦恩姓Wu
              每次叫他“Professor Wu”都有点别扭
              像在自称
              其实,根据我们系的惯例
              研究生应该直呼教授的名,所以
              我该叫他“韦恩”
              但我怎么也做不到,不止对韦恩
              对系里任何一个教授都做不到
              尤其是白发苍苍的
              直呼其名
              在我这个自认为还比较传统的中国人看来
              简直有些不可思议
              其实我一直好奇,他的姓,Wu
              是“吴”,“伍”,还是“武”呢
              说不定还跟我本家来着
              但他应该不懂中文
              因为“Xiaoxi”对他来讲很难发音
              他念起来比美国白人还显得困难
              我见他在个人主页上写
              他的外语能力如下
              德文:阅读,会话
              法文:阅读
              不晓得他是觉得中文与工作无关
              所以没写上去
              还是因为他真的一点都不会
              可他看上去实在是个地道得
              近乎传统的中国人
              但一开口说话
              就是一个同样地道
              地道得几乎没了个性的美国鬼子

              说实话,我不怎么喜欢韦恩
              从第一次课开始
              就后悔选了他的课
              从课程内容到他的授课风格
              甚至要求阅读的论文的行文
              都觉得有些不对胃口
              但我并不否认他这个人或许很nice
              比如这门课是本研混上的
              为此他每隔一周
              就为选了这门课的五个研究生
              加一个小型讨论班
              还比如交论文那天
              几个人没完成,胆战心惊地问他能否延期
              他为了不让学生感觉太糟
              装作自己忘了
              “我说今天交了吗?
              我真的一点儿也不记得了”
              那晚我做了个莫名其妙的梦
              梦里我在听讲座
              坐在一个靠近后门的位置
              韦恩来晚了,从后门进来
              在我旁边坐下
              讲座快结束的时候,对我讲了几句中文
              而且还不是粤语
              我很惊诧
              就醒了,为此还挺高兴的

              第二天我突然觉得韦恩跟谁长得很像
              以前认识的谁
              后来恍然想起
              那个“谁”
              是前两年的夏天,他从卡耐基梅隆调来时
              系里主页上贴出的他的照片
              当时见他在学校的邮箱帐号
              是:Wu.572
              比我的编号后了几十个呢

              看来我在这里真的已经很久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