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浸

              在凉爽的夏夜随意行走
              我分不清
              那些鹅黄的窗
              给予我的
              是视觉
              还是温暖的触觉
              就像一棵树
              没有五官,不分视听
              所有的感觉浑然一体
              若它枝繁叶茂
              它便是快乐的
              我熟悉社区里每一棵快乐的树
              每天我在它们身边行走
              我想不起语言
              来描述它们
              我就是我行走于其中的
              一小部分
              被树木、虫鸣
              和夜色表达着
              就像现在,我坐在书桌前
              写这首诗
              我被台灯、铅笔
              和书房的宁静
              表达着

              —————————————

写这诗的念头起于《哲学与自然之镜》里的一段,罗蒂讨论库恩的范式之不可通约性,说,我们并不能从找不到惟一一种语言来呈现世界,得出并没有一个客观的世界在那里的结论。当然,诗本身跟这并没有什么关系了。
读罗蒂当然是有趣的,可他实在喜欢夸大其词,反应过激,走极端走得不尊重常识。还说化学和文学批评是一码事,天呐,尽管我一直都很讨厌化学,但也不至于认为化学糟糕到文学评论的地步。

2 responses to this post.

  1. 我九杆就打到了……

    回复

  2. 又是存在主义的拗口哲理么。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