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讶

读维尼的《伦理学讲稿》,他说自己体验到至善/最高价值时,“我惊叹这个世界的存在”(I wonder at
the existence of the world),“任何事物竟会存在,这多么了不起”(how extraordinary that anything should exist),“这个世界竟然存在,这多么不寻常”(how extraordinary that the world shoud exist),“我感到绝对的安全。我指这样一种精神状态:我想说,‘我很安全,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不会被伤害’(I am safe, nothing can injure me whatever happens)。”

极感动。我想,这也是维尼病逝前说,“告诉他们,我度过了非常美好的一生”(tell them, I’ve had a wonderful life),那种动人。Wonderful,因为他的生命中有多么感到惊讶(wonder),并为此感到绝对的踏实的时刻。
我不同意伊格尔顿的最后一行,因为维尼并不悲伤。
我不同意伊格尔顿,因为维尼热爱着这个世界,
这个不完美、粗糙、模棱两可,总有欠缺、禁锢、未知、失望,这个惟一存在并且惟一真实的世界。

-你知道,我很想写一部由笑话构成的哲学书。
—为什么没写呢?
-可惜我没幽默感。
-给你讲一个故事。曾有一个年轻人,他梦想把世界总结于纯粹的逻辑。他很聪明,所以实现了他的梦想。他完成后,站在后面欣赏它:它很美,是一个没有不完美和不确定性的世界,像闪烁的冰一直延伸到地平线。这个聪明的年轻人看着眼前他创造的世界,决定走进去探究。他向前走了一步,却仰面摔倒。你看,他忘了摩擦力,冰太光滑了生活毫无瑕疵,可他无法在那里行走。这个聪明的年轻人坐下来,流出了苦涩的眼泪。但当他长大,成为一位睿智的老人后,他开始明白粗糙和模棱两可并不是不完美的,它们正是使世界得以运转的东西。他想奔跑和舞蹈,词语散乱在粗糙的地面上,被禁锢、弄脏,意义含糊。这个睿智的老人想,这正是事物存在的方式吧。但他心里总有一个东西,让他向往冰原,那里的一切都是辉煌的,完全的,一刻都不放松的。尽管他开始喜欢上粗糙的地面这一观念,却无法让自己生活在那里。现在他徘徊在地面和冰原之间,在哪里都不感到舒适和惬意。这便是他所有悲伤的原因。

——贾曼《维特根斯坦》,改编自伊格尔顿《我的维特根斯坦》

One response to this post.

  1. 读维尼的《伦理学讲稿》……
    才看完这几个字,脑袋就“嗡”的一下。
    这次,我决定囫囵吞枣,随便过目。
    不想脑电波超负荷:(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