句子

在图书馆的网站上订的书到了,下午去学校拿。经过健身馆和系楼的时候,恍然感到一阵无所谓观看的熟悉,仿佛这里已是归所。可这只是错觉,几年之后,读完博士,就得走人了。
好久没去德国村的小书屋了。一栋内战前的红砖楼,里面像个迷宫,有木制楼梯和低矮的阁楼,数不清的隔间,放着各自的音乐,彼此无门相隔,音乐却也不相互干扰。看到一本厚厚的《蕾丝生活指南》,觉得新鲜,翻了好半天,主要是在指导女人之间的性生活,偶尔配以图片,传道授业解惑也。

还看到本简装的《都柏林人》,很便宜,就买了下来。其实来哥伦布后,基本就不买书了,因为想看的全可以在图书馆借到,又因为那些书都不是热门,所以我可以无限期地保存下去。记得去年有阵子想看《都柏林人》,竟发现学校图书馆没有,倒是忘了当时为什么想看。
书的前面有篇介绍,说乔伊斯的这些短篇,和契诃夫很像,都是几乎毫无修饰地写出大事件之外的小人物,真实地让你读到它们,就自然而然地生活在了里面。

从德国村回家的路上,路灯已经亮了,天边并不怎样遮掩地露在路尽头,晚云像紫红的水墨,从暗蓝的天色里不知是渗出来还是渗进去。
从前是坐公交出去转悠,公交的底盘很高,坐在窗边看新鲜,像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巡梭使,充满了高兴的傻气。后来买了车,感觉一下子低了下去,像在贴着地面潜行,仿佛真的住了下来,钻进生活里安静地潜行。

生活是个句子。放在小说里,是个情节,前前后后,谈不上承上启下,不过是滑了过去,像水淌过岩石;放进诗,就成个直白的修辞,让人没法把真切的梦从现实里一刀刀地刮下来。或者这个句子只是写在了纸上,甚至并不写下来,像傍晚渐次亮起的万家灯火,每天就那么亮了,又安静地灭了,每天都是这样。

One response to this post.

  1. 我困了,困得把”句子”看成了”包子”,也许是饿了:(

    回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