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ric

          埃里克是我最喜欢的学生
          每次的教授讲座和我的讨论课
          他都坐在第一排
          一脸怀疑的表情
          我还以为他是个玩世不恭的人

          讨论的所有话题
          埃里克的观点都有同一个指向:
          要自己对自己负责
          问题只能从内部解决
          我开玩笑说
          “你有自己的思想体系嘛”

          关于流产的合法性
          他反对以避孕失败为理由
          “就像你明知蹦极
          只在99%的情况下安全
          但仍要去蹦
          你因此便把那1%
          写进了你的生死契约。”

          关于对黑人的照顾政策
          他说“几世纪前的奴隶买卖
          难道非洲本地人自己
          不是合谋者之一吗?
          白人曾经不公正地对待了黑人
          但也正是白人
          结束了美国的奴隶制
          而如今,美国反过来歧视
          白人男性
          难道这就是白人结束奴隶制
          的报应吗?”

          还有他最近的一篇论文
          捍卫功利主义“多数人政策”
          他举例911
          “第三架飞机坠落在宾州郊野
          如果别人的生命真的
          与己无关
          那究竟是什么
          阻止了又一场
          即将爆发在曼哈顿的灾难?”

          埃里克的论文当然没有分行
          他念生物,大三了
          开始辅修哲学——
          想以后申请法学院
          这是他第一次接触哲学
          “我很喜欢这门课”
          “为什么你们有才华的学生
          都不念哲学呢?”
          他耸耸肩,
          “人的选择不同吧”

          晴朗的下午时常很冷
          我穿着厚大衣还把脖子
          缩进围巾里
          突然看见埃里克穿着T恤和短裤
          在校园里跑步
          耳朵里塞着音乐
          头上的汗闪着风中的阳光

          不知他以后会不会改变主意
          但这样也很好
          可以优裕
          并有条有理地生活
          不见得要把“哲学”挂在嘴边
          才善于思考
         (事实往往相反)
          不见得要以哲学为业
          才明白智慧
         (事实往往相反)
          我到底还是不够偏执
          总是对以生活
          为业的人
          怀有更多的敬意,和亲切

2 responses to this post.

  1. Posted by 中博网友 on 2009 年 11 月 23 日 at 08:00

    第一句话,让我特别的崇拜你

    snoopy

    回复

  2. Posted by 中博网友 on 2009 年 11 月 29 日 at 08:00

    因为:
    崇拜一, 你登台讲课;
    崇拜二, 有足够的自信才会对学生做出评价;

    所以,我好崇拜你啊.
    snoopy

    回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