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海德格1947年的一首小诗

          叶子都落了
          不止是树、低矮的灌木
          还有窗前的盆景,它的斑驳
          和内心某处的参差

          我平静如一条路
          仰面看浮云世事
          倾听背后传来的一阵
          接一阵的
          大地的沉默

          我已来到自己
          一条可以望见尽头的长廊
          游历于沿途的橱窗——

          已被预定的未来陈列其中
          在往昔的另一侧
          像一架天平的两翼
          在宿命的喘息中晃动
          泄露了地平线

          和出入于地平线的
          滚圆的日出日落

          我沉湎于此刻
          与一片突如其来的落叶
          面面相觑
          我以为它是被季候遗忘的
          一份礼物

          像我遗忘了长廊尽头的光
          那汇聚、炽烈的一个焦点
          正如初生时
          我睁开的另一只眼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