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ott

          斯科特清秀斯文,戴副眼镜
          看上去是个典型的学生
          讨论班上他常发言
          一板一眼,有条有理
          有时还需动用黑板
          大家还没回过神
          他就径直走上了讲台
          拿着粉笔开始画图

          欧几里德的讨论班结束后
          丽莎教授带大家去酒吧
          斯科特说:
          “做具体的事
          有种看得见摸得着的
          成就感。
          我垒过两年瓦。每天干完活
          见瓦砾排列整齐
          顿时身心愉悦
          早晨六点就起床继续。”

          “念大学之前?”丽莎问
          “不,是大学毕业之后”
          大家觉得纳闷
          但也谈别的去了。
          后来我想起斯科特说的
          突然有所触动
          他本科念哲学
          他感受过怎样的虚无呢

          那因抽象而生的虚无感
          又怎样被两年的
          砖瓦匠工作
          一砖一瓦地给填满了
          他是否因此回生
          回到满目具体的日常生活
          并经由砖瓦
          而感受到生活本有的重量?

          他还是回到了哲学
          念形上学
          钻研困扰他的“普遍性”
          在讨论班上一板一眼地
          表达观点
          在论文里一字一句地
          分析问题

          这是多么具体的活动啊!
          像砖和瓦
          垒砌着一个哲人
          作为日常的思考与生活

One response to this post.

  1. Posted by blavatsky on 2009 年 12 月 15 日 at 08:00

    斯科特如果懂中文,会很高兴吧

    回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