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礼帽里掏出只兔子”-1

从本体论角度论证上帝存在,大概是这样的:根据上帝的定义,他至高完美;存在是一种好,即,其它条件等同时,某物具有存在,比空存于概念,要完美些。既然上帝不可能更完美,所以他必然存在,而非仅存于概念。
此论证最早由中世纪修士安塞尔(St.Anselm)提出,笛卡尔在《冥思录》里论证上帝存在,基本上也是用的这条先验思路。为此我总觉得,与其说笛卡尔开启了现代哲学,不如说他是中世纪的终结者。

仔细想来,此先验论证像在变戏法——从概念中导出存在?难怪另一位中世纪修士批评说:“简直就是从礼帽里掏出一只兔子。”

到了卡纳普和奎因,先验的便是语言的,思考世界转而成为思考用来思考世界的语言。这与康德有何区别?康德认为先验直觉组织了时空体验,奎因认为我们所能认识的存在源于我们语言的假设与习俗,世界便如此构成。
Word and world。词与物。
如何由词,抵达物?这与语言发生之初,由人与物之兴会而生发词的过程,是否是同一条路——路总是伸向相反的两个方向。

超越先验直觉,从因果上说不可能;在语言之外,理解无从进行(维尼,塞拉斯:否定前语言知觉的存在)。人对世界的认识,即对自身感知力,和语言所体现的人类史的认识。

安塞尔的戏法,难道不也是——或描述了——今人的思想实践么?
你能跳出词,来到直觉;并跳出直觉,来到人外?既已为人,为世界的一部分,我宁愿安于人的局限,而不去相信一千零一夜般破除属人“幻象”而抵达人外真相的神话。就算那是美,也是人心所造之美,是痴人说梦的亲切,而非游刃法外的高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