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礼帽里掏出只兔子”-2

如何确定几何学上的点、线、面存在?希尔伯特认为,关于这些概念的公理之间,如果没有逻辑矛盾,就可以推出这些实体的存在。我读到此观点的惊讶,甚过于读到安塞尔对上帝存在的先验证明。难怪弗雷格讽刺说,若此观点行得通,神学问题就解决了:

“我们想象一些东西并把它们称作神。
  公理一:所有的神都是全能(omnipotent)的。
  公理二:所有的神都是无处不在(omnipresent)的。
  公理三:至少有一个神存在。”

抽象之物,你不知道它存在与否,可它的规定性是活生生的。比如希尔伯特空间具有的若干性质,即便无人研究,也仍属于希尔伯特空间。就像安塞尔的上帝,你赋予它(的概念)如此这般的性质,这些性质就反过来规定你的信仰。

上帝说,要有光,就有了光。人想象出各类抽象实体,对它们进行言说,它们就存在了,包括上帝。

“从礼帽里掏出只兔子”的戏法,有个严肃的术语,叫“inference to the best explanation”,推演出最佳解释。如果这最佳解释包括在经验世界中的存在,so be it。可我是老旧的康德派,没法接受这种从概念到存在的跨越,由词到物,像回溯历史的梦游。

我相信康德的先验直觉,它组织了人——而非其他生命体——的时空体验。认识总是人的认识,如果要认为,于人而言的真理,在人外仍然有效,那就是人的僭妄了。
认识论与本体论之间的沟壑,任何a posterior(与拉丁文“先验”a priori相对的“经由经验”)的跨越都让我没有安全感,无论这生成性的答案中有多少启示与美感。

但,这些并不妨碍,我为希尔伯特的博士宣誓而深深感动:
“我庄严地要求你回答,宣誓是否能使你用真诚的良心承担如下的许诺和保证:
你将勇敢捍卫真正的科学,将其开拓,为之添彩;既不为厚禄所驱,也不为虚名所赶,只求上帝真理的神辉普照大地,发扬光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