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八月一号到上海,和蚂蚁吃火锅。

蚂蚁:以后你成了哲学家,我们还怎么跟你说话啊?
嘉眉:这就相当于一只兔子对另一只兔子说,以后你成了长颈鹿,我们还怎么跟你说话。但问题是,兔子它怎么可能变成长颈鹿呢?

下午困死了。荡皮贴了组诗,让我去看:

荡皮:我去睡了。你也别再倒时差了。
嘉眉:我是真的在倒时差,昨天刚回哥伦布,现在正努力挺过瞌睡的下午。

刚才老唐说,他发现我的博越来越没人气了,从前还写点生活趣事,现在干了。
其实趣事依然。只是用文字来“记录”生活很危险,一不小心就有可能用叙述性把生活给阉割了,自己还不知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