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1

我喜欢有时空感的思想。从历史中走来,并不意味着否认共时性的存在,而空间即对共时性的允诺。共时性不仅不与历史相悖,反倒是一个作为历史性存在的个体得以站定的立足点。
共时性不等于普遍性。特殊性或个性的存在也是以共时性为前提的,因为个别与普遍是一对横向的比较,纵向上的流传与继承没什么特殊普遍可言。
不仅如此,特殊性也是以普遍性为前提的。比如人,你说他独特,是真实的个人。但这不仅不是对普遍性的拒斥,反倒是蕴含了他作为人的普遍性前提——他作为人而言,是独特的。这个独特的人,如果不是作为人,而是作为巨兽口中的食物,哪里有什么个性可言,无非是被生吞活剥或嚼烂了咽下去。
作为一种普遍性的人性,既是谈论个性的起点,也是人之所在的根据,哪怕这根据从来都是沉默的。
如果一切都是时间的,不仅没有“一切”,甚至根本没有“一个”,没有存在。因为那毫无遮拦毫不停留的洪流早就把什么都冲走了。坐在书桌前反对普遍性的那个人,也只好是一个幻象,一个意识搭建出来的海市蜃楼。可,哪来的意识呢,既然一切都不在?(Plato: Theaetetus)

具有时空感的思想,既是纵深的,也是开阔的,是可以居住的。
我也不喜欢纯粹的空间。比如近些年来兴起的科技开发区,那些规划整齐修剪漂亮的住宅和工业园,不是从历史中走出来的家园,而是武断地切割出来的一个几何地带。
空间不仅只能在时间中存在,若空间本身没有时间的印记,那几乎就是一个生存的骨灰盒,存在的墓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