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进酒

          深夜的不眠者,你
          为何倒立而行
          你难道不怕满天的星辰扎伤
          你的脚

          我告诉你,过去就是
          死。
          两千年前
          和昨天一样,和刚刚过去的
          这一刻
          一样

          都是死。
          我在一秒一秒地
          匀速地死
          我分不清,“此刻”
          是我从内心掏出的纸
          还是我
          放回生命的
          证词

          我生吞了太阳
          我的体内是一座燃烧的房子
          请进——
          诸神都在

One response to this pos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