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龄

即将去休斯顿工作的一对中国夫妇请晚饭。女人三十出头,说她春天时和小师妹出门开会,小师妹才二十三岁,她顿时感觉到她在青春面前的被击败。

我:但你现在有博士学位,她没有啊。她也一定会变老,但她不见得拿得到博士。
她:应该还是会拿到的吧。
我:等她拿到的时候,你在工作上肯定也得心应手了。你有的还是比她多。

我一直对青春不以为然。那是每个人都有,有过的东西。没什么特别。但纯然属于自己的体验却是独特,这只有年龄和阅历才能给出。但年龄并不必然给出丰满的生存质感。这需要反思和眼界,需要积极地参与人生,并在这参与中,懂得退守、坚持,和呵护内心,在日积月累的沉淀中生成一个真实的独立人格。

女人在年轻的时候,男人往往是她的整个世界的一个隐喻。
渐渐有了年龄,世界——那一块块从自然中隆起的文明——变得像关于男人的一个隐喻。

嘉眉:之前一直觉得《红玫瑰与白玫瑰》这个标题是个噱头,显然振保没有同时有过两个女人,娇蕊是他结婚前的事。前段时间觉得,或许爱玲本就没打算说振保的红白。红玫瑰和白玫瑰,其实都是指王娇蕊一个人。

老唐:你说的很有道理,因为张爱玲喜欢红楼梦,可能也参考了红楼梦里面钗黛同一判词的现象。
小说开篇第一句,让我直接默认煙鸝就是白玫瑰。但是通篇读下来,都觉得很别扭,因为煙鸝的形象和玫瑰一词相去甚远——无论是初见时的“笼统的白”还是和偷情被撞见,都一副谨小慎微的“婢妾”相,更不要说她后来还变成逢人就抱怨的祥林嫂。倒是娇蕊,形象丰满而高贵——和振保相恋时她热烈,离婚的时候她勇敢,再婚的时候她明白“爱到底是好的,虽然吃了苦,以后还是要爱的。”再婚以后她相夫教子,过自己的平静生活,幸福而真实。
所以娇蕊才是玫瑰。再婚前是红玫瑰,“学会了怎样爱,认真的”;婚后是白玫瑰,知道“除了男人之外总还有别的”。

One response to this post.

  1. Posted by 中博网友 on 2010 年 9 月 23 日 at 08:00

    收藏以自勉

    snoopy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