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生

          用阴影表示空缺
          我开始
          画景物

          我画了一些阴影
          又一些阴影
          直到一个白色的
          椅子
          浮现于白色的纸上

          我坐到椅子上
          开始画
          景物

          我画了一些阴影
          又一些阴影
          直到纸
          全黑了

          我拿橡皮
          擦出一道白色
          然后,从虚空里
          抓出一道光来

—————————————

一直困扰于宇宙的起源。本科时,一想起来,就抓着某人询问并探讨”大爆炸假说”。但总解释不了那最初的几个粒子从哪来。之后只要碰到个相关的人,就抓着人家探讨宇宙大爆炸假说和无中生有的问题。跟个祥林嫂似的。
今年春季学期的柏拉图讨论班上,有个物理系的教授,罗伯,来旁听——西瓦曼的马拉松“跑友”。有次喝酒,我问罗伯,你怎么看大爆炸理论?我觉得它没有解释无中生有的问题啊,但无中生有is metaphysically repugnant!
西瓦曼同志不以为然。不晓得为啥,西瓦曼——这个古典语文出身的柏拉图学者——特别信赖理论物理,包括超弦理论什么的。可我觉得理论物理压根儿就不是在回答宇宙起源的问题,反而,是在接受了无中生有的假设之后开始自身的理论构建的。

这学期给一个很强大的犹太美人当助教,今天她提到宇宙起源的无中生有问题:为什么有,而非无——
The Big WHY,神学至少是在回答这个问题,至于回答得怎么样暂且不论,而宇宙大爆炸假说压根儿就不是在回答这个问题,因为大爆炸假说压根儿就没打算解释最初那几个粒子是哪里来的。

YES! YES!YES!她的话把我给激动坏了,明显像是忽逢知己啊!如果不是正在上课,我定要上去跟她握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