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节(332-334)

332

我有一个后期维特根斯坦式的看法:关于你是一个无神论者、有神论者,还是不可知论者,这个问题,在犹太基督传统之外的场所提出,是个毫无意义的问题。
就像跑去问一个于诗无关的人:你写哪种风格的诗?

333

越来越反感无休止地称颂自己的文化的腔调,简直像辩护。
只有弱者才会觅得时机就为自己辩护,在言辞中抬高自己,并为此而沾沾自喜。没有哪个强者对辩护感兴趣,因为他们从来没有感觉到为自己辩护的需要。

辩护是鄙陋、自恋的。是的,鄙陋和自恋,而不是谦逊和自尊。

334

我一直很喜欢笛卡尔在《冥想录》里对自由的谈论。自由不是面对诸多选择,而是你知道有一条路是对的,便坚定地去走。
行走中,是你与上帝的面对与独白,以及神性在内心的生成。

面对自己心中的神性,我同时是敬神者、无神论者,和不可知论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