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批评

 

“所有的批评都是一种自我批评”——题记

近来发现有人这么讨论问题:他不看你说的内容,首先去挑无关紧要、见仁见智的地方,拿出来大书特书。比如关于对话体文本的引用,一句话他一时没看明白,或不认同其表述,就说你过分随意地引用对话体文本,不能通达文本的内在思想。
我觉得挺逗:你怎么知道别人是随意引用,缺乏全盘考虑?你再深思熟虑,到头来总还得引用一句吧,而这一句不是从文本中即对话中抽出来的,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美国的本科生开始学写论文时,都会被告知:你要把对手的观点呈现得尽量可信、强大。如果你故意把对手的观点呈现得不堪一击,那你不过是在攻击一个稻草人而已,就算打败了,也不能证明你自己强大。
于是,无论讨论课上的师生,还是讨论班的同学,大家批评彼此的观点和文本,便自然都以善意来理解,把对方的观点尽可能连贯可信地复述出来,这既是自己学习的机会,也是含蓄纠正对方的赠与。大家在相互批评中实现自我的提高与思想“共通体”的构建。

我想,这里大概有一种尊重他人的基本情绪在起作用。有了这种情绪打底子,批评很容易作为建议而得到接受。毕竟,建设性是批评的题中应有之义,但这个建设性并非直接的给予或强加,而毋宁是以松土的方式,让植物得以更本然地生长。

反而,习惯于带着轻蔑嘲笑上述“学术工业”,却往往导致对最基本的学术礼节的不顾忌,高高在上地着眼于边边角角,先把别人想象成稻草人或不懂得思考的风车,只是,模仿唐吉柯德并不能使自己成为现世英雄或智慧的王。这大概就是典型的“把知识看成权力,把说服当作征服”的天然后果。

还有一种批评。一上来就说,你没有深入思考,浮于习常意见。这种批评预设了上面描述的第一种批评的基本态度:不肯以善意理解他人,先把自己摆在一个高高在上的位置——且不论这种心态的依据在哪里——把别人想象成稻草人。

哲学、思考,都是一种活动,完全、自足的活动,并不因为你有后来的思考就把你之前的思考变成了不完全的残骸。思考更像剥洋葱而非吃苹果,苹果吃完了会剩下一个核,以“结果”的方式,集中、凝聚地象征着你的完成。思考更像一个剥析的过程,是在层叠与包裹中体会有无相生、难易相成,是从收缩与遮蔽走向明朗与开阔的生命过程。

而生命过程,就是生命本身。

另一个方面,从苏格拉底至今,谁都知道:(哲学)理论建设,肯定是件拆东墙补西墙的事。想不犯错?那就学苏格拉底,指出别人的观点中逻辑不连贯的地方,但从不说出自己的观点——“知道自己不知道”,于是他成为那个最智慧的人。

往小里说,是表述观点;往大里说,是理论建设。这说到底是件需要勇气的事,是明知要犯错、明知行不通却“知其不可为之”的冒险。冒险不等于鲁莽,冒险是判断力走到尽头的一个决心、一次跳跃、一场至诚的生命游戏!而人在冒险中成长、提高,既有容纳又不失坚持。不愿意冒险的人有两种:苏格拉底,和懦夫。

关于“主流意见”。见有些人说话,仿佛直接把“主流意见”等同于柏拉图意义上的洞穴,于是便是需要俯视、克服、甚至嘲讽的对象。固然,真理或许只有少数人才能知道。问题是,知道者为少数人,并不意味着少数人就都成了知道者,少数人里有各式各样的人,也有各式各样的少数人——弱智也只是少数。

而“知道”,与人数的多少似乎没有关联。关于一个意见,应该首先考察它的内容,对其进行反思,而不是持有此意见的人属于多数还是少数——这是习惯性的政治划派。
  
另外,我更关注的是,除了思考这个意见的内容本身,还需要思考,为何这个意见成了“主流”?为何那么多人都持有此意见?如果你认为大家都“弄错了”?那为何“弄错”呢?这里面的原因是什么?不能简单地说:因为大家都不思考。这是不负责任、顾影自恋、甚至自己骗自己的回答。
  
就像我们知道筷子是直的,但它在水里则呈现出折角。但筷子“是”直的。所以,弄清这个现象,不仅要确认筷子是直的,还要能够解释筷子为何在水中呈现为弯的——折射等等。仅仅指出水中的筷子也是直的而非弯的,便并没有透彻理解这个现象的全部。
  
但邮筒呢?它呈现为绿色,于是人们说它“看上去”是绿的,它也“是”绿的。如果这时有人说:它仅仅看上去是绿的,但并“不是”绿的。我们该如何看待这句话?(假设大家都不是色盲,且在正常光照的条件下)要么让他给出令人信服的解说,要么直接把他等同于色盲、野心家,或一个不懂得正确使用语言的需要被教育者。

2 responses to this post.

  1. Posted by camel on 2011 年 7 月 8 日 at 13:32

    “美国的本科生开始学写论文时,都会被告知:你要把对手的观点呈现得尽量可信、强大。如果你故意把对手的观点呈现得不堪一击,那你不过是在攻击一个稻草人而已,就算打败了,也不能证明你自己强大。”

    前不久在华工旁听一门叫做“批判性思维”的课,加拿大来的老师也讲到这一点,他称为“宽容原则”。听完课后,觉得本科、硕士、博士都白读了,要补的课太多太多,同时决心让我家的小屁孩从小就练练“思辨”。

    回复

    • Posted by 嘉眉 on 2011 年 7 月 14 日 at 02:03

      好久不见camel!时常读到camel与儿子小等的天伦之乐,让人觉得开心。
      我觉得这个里面还有一层尊重他人的意思。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