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节(335)

 

一直觉得西方形而上学有种把属性实体化的习惯。比如一个好的属性,从柏拉图那儿开始,被实体化成一个形式,独立存在于理念世界。于是产生了先验实在论。

属性实体化而成为独立存在的实体,人性的某个属性通过被神化而成为一个神。

简化地、粗线条地说,柏拉图那的先验实在论在亚里士多德那被克服成固有实在论,似乎正是把属性去实体化,把属性放回实体的一个努力。

罗素与迈农的那场论辩:不可能存在之物能否具有属性。似乎也体现着柏拉图与亚里士多德之争:
属性能否独立于实体而存在?独立于实体的属性,究竟具有怎样的本体论上的地位?我们能否通过把两个属性摆在一起便因此而得出一个实体?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