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即永恒

 

“永恒是个隐喻”
“自然法是个隐喻,它暗示还有比现有的东西更高的东西。”

永恒如同自然法那样,在人们的设想或愿望中隐喻着。永恒被什么隐喻?
驻留、确定性,还是死亡以及死亡之后那雕塑一般的身体?

拯救永恒,或许就是把流逝看作流逝,
而不是把流逝看作需要去挽留、追忆,和凭吊的东西
更不是存在的被打散了的倒影,或一次失败的凝聚而在的努力。

流逝不是一直丧失着,也不是因为消亡而一直更新着的获得,
而毋宁是存在本身的新陈代谢,是绵延着的健康与持存——

一条河的持存便在于流经它的水总是不同的。水不再流,河,就死了。
我们每次踏进同一条河的时候,都被不同的水冲刷着。

当我们把流逝看作流逝的时候,我们便体会到了永恒。
并因此拥有了永恒。没有永恒,流逝就成了不可能的。

没有永恒,流逝不再成为流逝,只有陌然相异的东西毫无来由的来来去去。
“流”是同一的嬗变,“逝”是同一的在场与离场。同一就是永恒。

个人就是同一。作为不同的同一,我们各自永恒着,在时间性里。
我们在每个驻足的瞬间眺望永恒
触摸永恒曾经来过时留下的既是命令又是启示的那个手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