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仇增加着人性的厚度”

而,绕过恩仇,究竟让我们成了神,还是成了人生的傀儡——
人,得经历多少非如此不可的哀痛、坚忍、磨灭,和绝望,得感受过多少从生命内部涌出的欣悦甚至狂喜,得在怎样的喧嚣里守住一份属于自己的安宁,才能撕开文明的矫饰,赤诚面对原初的存在,并毫无羞愧地说出,“神”?

《泰坦尼克号》里的一幕:下等仓的平民往甲板上涌,维持秩序的船员用手,现在应该把枪威胁,但两个青年仍然往前走,船员果真对他们开了枪。大家惊呆了。船员自己也表情痛苦,站去甲板边缘,庄严地敬了个礼,然后对着自己的太阳穴开了一枪,掉进海里。
求生本能、职责的要求,人性与超越了生命的庄严,在这一幕里无比丰富地涌现出来。

荡皮评《海上钢琴师》,说那艘豪华巨轮隐喻着现代性:远离大地,漂浮无根。那位生在船里,不曾下船,并终于随着轮船的爆破而死去的钢琴师,便隐喻着现代艺术。

那么,泰坦尼克号,这艘沉船,就是人之必死的隐喻啊:是必朽者在世的一次快进,在此快进中,各式各样超越了自我保存的东西,在对自我保存的本能追求中层次丰富、角度纷杂的展现出来。

海员拉起了提琴,弦乐四重奏在沉船的颠簸中却一如既往的沉稳,仿佛那就是他们的生命所固有的节奏;老夫妇躺在床上,很日常地相互依偎着;在船舱里早已预知了死亡的母亲,讲着故事,轻拍孩子们入睡,仿佛明天仍是新的一天;布道的传教士拼命站稳了布道,信徒们围着他,希望获得生存之外的救赎……

这些场景,记得十来岁时看《泰坦尼克号》,就印象最深刻。那种生命的沉静和肃穆,在当时像一种底色渗进了内心。

2 responses to this post.

  1. 生活可好:)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