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与废

我实在觉得积极探讨婚姻法的学者酷似跳梁小丑——婚姻如果到了需要去计较婚姻法里关注的那些扯皮拉筋的琐事的地步,那份婚姻还有继续的必要么?
进一步,两个人感情和谐,跟制度上的规定有什么关系?两个人在一起的理由(reason),不是他或她是对方的配偶,而是因为爱着对方。如果在一起的理由到头来只剩下:对方是我的法律意义上的配偶,所以我有“义务”回家——恐怕是要让人倒吸凉气的,这种“责任感”不是稳固了家庭,而是掐死了人性。
综上所述,法律对爱情的约束,要么是多余的,要么是对人的禁锢。
真正成熟的社会是不应该有婚姻这种东西的,就像理想国的和谐状态的本质是无政府主义的——柏拉图说,法律条文越细密律师越多,越表明城邦是糟糕的,医生越多越表明人们是不健康的。

总结一下:婚姻的存在本就是爱情不够成熟的一个征兆。需要婚姻的程度,正是爱情不足的程度。一个强调婚姻法的社会,正是一个爱情普遍出了问题或发育不良的社会。调侃一下,爱玲某短篇里有句话:(某女对她的交往对象说)咱俩这点感情,别的不够,结婚倒是够了。

关于处女情结,说句不好听的,正是男人的三个心理元素的体现:
一、对自己的性能力的不自信;
二、极端的占有欲;
三、好胜心。
这三点都可以详细论述,但我不展开。这三个心理元素,也跟东亚男人的少女情结关系很大。
我的关于废除婚姻制的态度,其出发点和偏激程度,都与水果先生废除死刑的态度相似:废除婚姻,在于强调爱情的自发性和人的自由。废除死刑,在于强调宽容和人性。正如爱情不可能通过强迫和规定来得到实现,宽容也是不能代理并义务化的。
婚姻也好,死刑也好,体现正是爱情的问题与人性的问题。社会需要这些,正意味着对这些问题的正视与承认。法律对这些问题的解决,尽管是治标不治本的表面功夫,或许总归总还是“必要的恶”。

关于死刑存废的探讨,见论坛里《彭小渝谈义利和刑法二则》一帖。本想整理总结一下,备份于此,结果发现讨论的细节全是长篇大论……

6 responses to this post.

  1. Posted by Snoopy on 2011 年 12 月 8 日 at 00:12

    你看你说的义愤填膺得,当下社会大部分人能有惮于法律的权威,粉饰一下表面就不错了

    Snoopy

    回复

  2. Posted by Snoopy on 2011 年 12 月 8 日 at 00:52

    你越来越铁骨铮了

    回复

  3. Posted by cristy on 2011 年 12 月 8 日 at 01:32

    婚姻就是些琐事啊,整个人生都是。
    问题太多才会出台相应的法律,这样的法律是解决有问题的婚姻的,真爱也就不用计较了。
    婚姻承担着规范伦理的作用,能废除吗?我觉得是不太好。社会还没有进步到那样的程度。

    回复

    • Posted by 嘉眉 on 2011 年 12 月 8 日 at 02:54

      你说得对。我的主要不满在于,解决问题就是解决问题,不要在谈论婚姻法的时候唱道德高调,还什么“神圣”都出来了——都神圣了,还需要人的法律还规范什么?

      回复

  4. Posted by cristy on 2011 年 12 月 8 日 at 14:21

    同意:)

    回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