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生命仪式

疼痛通常是抗阻。疼痛的出现是袭击式的,仿佛体内忽然出现了一个带着敌意的陌生人,引起自身本能的对抗反应。疼痛在提示阻力的同时,也提供一种真实的生存着的感觉,如同摩擦力,在平滑的时间进程中沉默地制造并显示出行进的可能性。

生理痛很奇特,是种让人顺从的疼痛,在顺从中感到合乎规律的自由和块状精神堡垒的化解。顺从着疲倦,意识渐渐消失、入睡——疲倦是温暖的,如同包裹着胎儿的子宫,让你回到生命最初的服贴与混沌。
包括之前的低落,一旦明白那是进入生理期的征兆,便因为感到合理而顺从地接纳了那些负面状态,在情绪的低落中体会到飘飞的无牵无挂与自在——在一个纯然个体性的精神与身体浑然未分的内在空间中。

于是想到,若是面对生命中的其它抗阻,苦难、挫败、失望、焦虑、困惑、折磨、迷茫,面对心灵的一切辗转反侧,都能有面对生理痛的心态——因接纳而顺从,并在顺从中感到自由与超脱?
抗阻之为抗阻,多少有些内心的不甘。于是,抗阻或许并非苦难,而是内心的不甘。块垒状的不甘同时也是加固自身生命力的来源。

为何生理痛对日常进程的干扰,并不让我感到不甘?我为什么并不因此而希望自己是不用经历生理痛的男人,甚至也不希望自己是另一个生理痛并不强烈的女人?为什么每个月我仍会在几乎喜悦的心境中迎接它,迎接这个关于疼痛的平凡的生命仪式?

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我决定从现在开始,尝试以面对生理痛的心态,面对将会到来的抗阻。当我不可避免地被负面情绪笼罩,我可以把天地看作一个巨大的子宫,我在其中,渐渐消散了意识,成为一个在疲倦中自然而然入睡的胎儿。之后我会诞生。

我在自己的生命历程中一次又一次地归复并诞生。

2 responses to this post.

  1. 新年快乐!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