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顶的星空与心中的道德律(序)

“在宇宙尺度上观察人类。其实我是希望借此而看到积极的东西,犹如康德头上的星空。”——引子

嘉眉:做个思想实验。假设,现在,所有女性作出了拒绝生育的选择。那么,人类将在几十年内灭绝。这有什么不好么?

子路:人的选择都建立在一系列因果里。即便是完全自由,那么按照几率,也肯定是一半女生选择生育,一半选择不生。

嘉眉:概率分布仅是一种经验偶然而已。思想实验正是要过滤掉这种偶然性。既然所有女性都选择不生育在理论上是可能的,这个思想实验便可以成立。

—————

传统社会中多子多福的幸福观可以归入广义的进化论思维。有意思的是,根据进化论,生命体的主要驱动有两个:生存与繁衍。传统社会因为其基本构成是家庭,在某种意义上,便把生存和繁衍这两个驱动合二为一:为了让家庭生存下去,必须繁衍。子孙是家族延续的必要条件。于是,生存冲动与繁衍冲动,在传统社会中被文化,成为一个核心价值。对比起来,一旦社会的基本构成单位成了个人,繁衍便不再成为必须,也不再具有自明的价值。多子多福成了一种思想上的惯性,成了文明演化进程中还没有被抹掉的脚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