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节(338-342)

338

解读世界与解读文本。当文本强大到一定程度,它便构成了现实,通过影响并塑造人们的精神和生活而成为世界的一部分,甚至一个独立的世界。比如柏拉图、亚里士多德。

339

生物和非生物之间并没有截然的界线,从无机物到有机物之间的过渡是平滑而连续的。因此,不必强调珍重生命,把杀生看成作孽,却不懂得怜惜物品、石头,泥土以及水洼。但是,在生命的行进过程中,因为顾及一切身外之物而过分地谨小慎微,又很没有必要,而且做作可笑。不妨把与宇宙或世界作为一个整体来领悟,在领悟中珍惜并完成融合,在萌动和生机中吸气,在面对凋敝和毁灭时呼气如叹息。

340

道家用自然替换了君父,把儒家的忠孝更加地推演到了极致。

341

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学会了西洋人的一个习惯:把年龄当作隐私,把不询问别人的年龄看作礼貌。我以为这是一个坏毛病,尤其在多少算作熟人或朋友的场合。在世上经过了多少年岁,本该是件坦荡明朗的事,需要刻意遮掩么。年少是单薄的。因为里面没有时间,没有唯有在时间之中才能获得的生命积淀。 

崇尚这种缺乏时间感的单薄,与以枯萎丧气为规范一样病态。人,从年少到成熟,再到暮年的肃静,本是天然的生命过程,过分强调其中的某一个环节,其实相当于对作为整体的生命的否定。美?年少的美是廉价的,因为没有经过个体化,只能呈现出普遍单一,不足以动人。

342

聪明。即耳聪目明,虚心看和听。

3 responses to this post.

  1. Posted by thinking on 2012 年 11 月 1 日 at 01:18

    “人,从年少到成熟,再到暮年的肃静,本是天然的生命过程” 林语堂说过类似的话。

    回复

  2. Posted by thinking on 2012 年 11 月 3 日 at 11:07

    是的。可是我有一种感觉,流行的文化里过多的渲染了青春,力量和激情了,且抵制自然的衰老。林在《生活的艺术》里写过《人生如诗》一文,阐述了这种中庸平和的人生观。http://www.kankan.cn/superlibtary/freearticle.asp?aid=1176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