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是一次休息

“逻各斯是一团永恒的活火,在一定的分寸上燃烧,在一定的分寸上熄灭。”——题记

悲伤是一次休息
悲观也是。
这个冬天太长了
积雪不愿化掉
沾上尘土
就留在了世上。
世界从来不是我所认为的样子
然而这无关紧要。
在的仍在,
不在的
仍在被杜撰
或怀念。
教学楼的厕所墙壁上曾有很多涂鸦
比如:每个人
都应该去
和书店门口的那个乞丐
说说话
他是个很好的人。
如今墙被刷成漆黑
黑得发亮
几乎能照出人影。
我看见图书馆门口
有个年轻的学生
坐在地上
盘着腿,腿上趴着一只很美
很谦虚的导盲犬
他衣着整齐,背着书包
戴着帽子
雪飘在帽檐上
还没落地,就化了
他是不想把狗带进图书馆么
尽管是允许的。
我常觉得自己也是盲人
不仅因为雕塑
之眼只是一个简单的凹陷
听觉比视觉更真实
触觉比听觉更真实
尽管
很多时候
手都放在虚空之中。

悲伤是一次休息
悲观也是。
艺术家拿起一块现实
把它晃匀,晃浑浊
就有了一件作品

滑梯上的积雪滑了下来
折叠在滑梯口下
路灯照着它
像条温暖的毛毯。
社区里有家神经病医院
(注意,
不是精神病院)
偶尔有病人或老人
转圈散步
和我迎面碰上——
已经走了两圈
或三圈
仿佛就要这么一直走下去
在同一个地方
碰见陌生的人
陌生的事物。
社区里大方的猫看见我就随地打滚;
房子和房子之间的树枝
在傍晚或阴天
呈现出神秘的蜷曲;
车都整齐地
停在路边
仿佛交通顺畅的马路
在时间上的
一个切片——
哦,道路、时间
多么让人着迷的词
还有那些被反复言说
却总也说不清的
不在
又不得
不在的事物

在纯粹理性中永居
或已然死去
什么曾被暗示,什么将被默许

悲伤是一次休息
悲观也是。
艺术家站在生活面前
等着自己
沉淀完毕
于是有了一件作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