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节(351-368)

351

 

荷马史诗被分析出很多首尾呼应之类的修辞计较,似乎也的确不是过度阐释。于是我想,这是作者(们)有意为之,还是因为口诵承传下来的历史记忆或在传唱中创造出的故事本身,是有节奏、有韵律的,而传唱者在他们的传唱中,更多只是展现了这个节奏。

 

352

 

不少人喜欢言古,仿佛古代之事带着一种不言自明的权威性。我忽然想到,这是不是因为,古事意味着发生过(言古者希望如此),所以,是经过了检验和确证而可以成为现实的。于是,言古,意味着诉诸于被确证了的恰当性和现实性。

 

353

 

极致不等于极端,极端往往并非极致。极致从凝聚在中枢的生命中涌出,而极端是生命在其偏离中的疏远。

 

354

 

权利(right)毋宁是权力(power)的界限,更准确地说,权利是界限内的权力展现。 
这个边界由他者的存在性质划定。

 

355

 

诗也是对本然之现实的一个承载。它首先不是对现实的逃避,而是以创造的方式来承认、接受,并同时发掘和制作出真实。

 

356

 

在源头沐浴,在当下梳妆 
——我是想说古典和当下的关系。

 

357

 

女人没必要用弱势话语为自己画地为牢——比如女权主义的话语模式。弱势思维是自怜、自小的一个体现。权利是靠自己争取的,权力是靠自己来建立的。想要别人尊重,应该自己先成为一个值得尊重的人。

 

358

 

一个会被历史的重负压死的民族,死了也罢。除非他尚存撑起并走出历史的勇气和气力,否则,对于这么个虚弱之人,让他服从自然规律,自行灭亡也不坏。

 

359

 

作品倘若以善为目的进行叙述,结果多半塑造出了招人厌烦的伪君子,因为人本是立体繁复的,善则是理念的、单一的、抽象的。但不以表达善为目的,只是平实叙述,却能自然又真切地体现善——生活和人性中本有的的善性。

 

想表达善,就去描摹善的一个可能载体:一个人,一件事,一种情境。 
善便在其中了。

 

360

 

初唐诗人王绩,字无功——秒!名与字之间的辩证和嬉笑。

 

361

 

感性不像理性拒斥感性那样拒斥理性——比较康德和休谟的实践哲学。

 

362

 

论说自己的观点时,倘若不能洞悉自己的观点的缺陷及其理论后果,那并不说明观点完美,而仅仅说明自己的理解力不够。倘若明知却不承认,那就从思想层面的探讨蜕化成了根据立场站队。

 

363

 

有时浮躁恰恰体现在对创新的过分谈论和追求之中。真正的创新难道不是水到渠成的么?是从老生常谈,从踏实的劳作中长出来的。

 

364

 

光的明暗二重性:事物总会露出自己的影子,只要有光。光的动静二重性:光是最高的速度,却呈现为一束静态的亮。

 

365

 

个体即整体,不需要他人(哪怕是孩子)来让自己“完整”。但在亲密他者的映照之下,自身的意味和意义更动人地舒展开来,让生命中本有的善得到最大程度的激发。

 

366

 

寻常。原来寻和常都是长度单位:古代八尺为寻,倍寻为常,都是平常的长度,后泛指平常、素常。

 

367

 

禁忌,更多带来引诱——或许,现代和现代性,就是这么被古代的禁忌给引诱出来的。

 

368

 

我喜欢汽笛声。火车的,轮船的汽笛声,让人一下子变成了客人。让人意识到自己本是人间的旅客,人生的乘客。

 

8 responses to this post.

  1. Posted by shadow on 2013 年 10 月 4 日 at 23:22

    我是来打酱油的,为啥这么长时间都没人留言?是被你的学术气息吓到了么?可是这些东西并不严肃正经啊?

    回复

  2. 估计没啥人看博客了,都微博去了哎。。。

    回复

  3. Posted by monoii on 2013 年 10 月 11 日 at 16:33

    谁说的,我还在看呐。一直在读音节系列。

    回复

  4. Posted by monoii on 2013 年 10 月 15 日 at 16:48

    我觉得你活得有深度多了,望尘莫及啊:)

    回复

  5. 很多人在看吧,只是回的少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