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日常’ Category

joke

系主任发的群体邮件。

crstr081028%20Existentialist%20McCarthy%20Hearings

Continue reading »

初秋

阳光渐疏朗,把远近的建筑物、树木、和人的面孔,都映照得清晰
清晰到正好让它们生动,在看到的那一瞬
仿佛是从记忆中浮现出来的,又完整地沉了进去——
一条路延伸出内心的景深

Continue reading »

植物

有个简短的场景是一直记忆清晰的。小学二年级的自然课,杜老师问,房间里的植物朝哪里长?她看着我,我说,往上长。她笑,又看别人。直到得到这个答案:往有光的地方长。她让大家打开课本,说到描述此现象的一个我已经忘了的名词。还有很多图,上面画着探向窗口的一小盆植物。
想来,如果植物立于大地,有光和向上,就没区别了。那些树草藤蔓,向日葵。但若长在室内,它就不会纯然向上,而是本能地寻觅一个给出温暖和敞亮的地方。
根须仍埋于黑暗。那是造就你的记忆,酣睡里的梦,身体里看不见的清凉,和一切时光开始的地方。

Continue reading »

扇子

个人陈述写到最后,居然毫无征兆地哭了,只是说完学术兴趣,结个尾而已。我也不晓得这种东东“应该”怎么写,说不定负责招生的教授读罢,觉得这个人有毛病。那么这些年过去了,我还是一个铁扇呀,偶尔很老实地煽一下。
或者本是这样:当你说起一个喜欢的东西,和平常并无区别地说,但出于要求,需要总结一下,这时,你仿佛是第一次清晰地确认自己的情感,确认你深爱着它,然后说出来,写下来。就这么简单的一次确认和说出,便足以让自己感动得落泪,并感到幸福。

Continue reading »

历史

……

现在越来越喜欢哲学史,感觉思想的延续与应答,有着历史本身的真实与构建。当你去梳理它们,便发现它们是事件,是发生着的事件,你参与其中,体验时代的惊心动魄和切肤的日常营生。哲学史系列的课,我基本都修了,还差十八世纪一门,休谟和莱布尼兹啊!以后做助教,应该有机会好好学一下这门的,不能留下这么大的空档,呵呵,虽说空白本身也未尝不是诗意的。

Continue reading »

暴露

每次看到秋天彩色的树,尤其是叶子黄得过分明亮的,“暴露”这个词就会突然冒出来。或许我想到的是曝光过度的相片,里面的影像仿佛是从底片里蹦出来的,赤裸裸站在你眼前,有种近乎原始的生命冲动。

引几行辛波斯卡的《底片》(Negative):

On your dark face light shadows.
You have sat down at a small table
and laid your grayed hands on it.

you seem like a ghost
trying to summon the living.

(Because I’m still counted among them,

Continue reading »

有似

我把马可波罗版的梁祝/黄河送人了。
听说爱尔兰有个几乎一样的故事,只是结尾处,他们变成了两棵树。

Continue reading »

细节

……小说读了。读时像隔着一团半透明的东西,看些模糊又似乎熟悉的什么,然后就忘了。奇怪的是,睡觉时突然想了起来,以触觉和听觉的方式,像感觉到一个细节那样清晰地想了起来。窗外的车声跟风一起呼啸而过,怕正像东柏林街头的夜生活吧,哈。我搜了那作者在NewYorker的另一篇小说,the Mahogany Elephant,(配图蛮好玩),又是神经质般的安静和被内心的空旷压扁了的沉抑,天,但里面两段写树叶的文字超级喜欢,我干脆译一下……

某友把一篇很短的英译德文小说做成PDF发了来(怕是习惯了读论文)。小说很短,像一个易被忽略的细节,或多少已经有些褪色的他年往事。旧时好友陆续来了北美,仿佛浩大的记忆的迁徙,在另一些地方并不谋面的重逢。

Continue reading »

不朽

昨天做了个梦,想起来就笑死。我梦见洛克(John Locke,1632—1704)是这里的访问教授,要呆五年,每年秋季学期教伦理学。我很激动,说洛克还活着呀,而且正在我们学校。在梦里,洛克戴副眼镜,穿着一件红棕格子的短袖衬衫,站在讲台右边和蔼地笑,表情跟《斐多篇》里描写的苏格拉底死前的表情一样:沉静、安恬、平和的愉悦。而且梦中的我还在想,这就是苏格拉底死前的神态呀。

因为我睡前在读《斐多篇》?灵魂不朽,哈,所以洛克就来了。其实近来睡得蛮好,多数晚上很快就入睡了,只是偶尔,到了天亮,也不晓得究竟睡着没。如果恰好记得一个梦,多少可以确认模凌两可的睡眠。半睡半醒的凌晨,会无意识地把枕头抱得很紧,像是要拼命抓牢什么,或填满哪里的虚空。

Continue reading »

胆小鬼

My mother dear
did bring forth twins at once, both me and fear,

这两行出自霍布斯(Thomas Hobbes,1558—1679)的诗体自传。英国内战爆发前,他怕被国会抓起来,就逃去了巴黎,是“第一个逃跑的人”。他的朋友说,“霍布斯先生极其胆小,他也毫不避讳地承认这一点”。难怪我喜欢霍布斯呢。我们都是出了名的怕死鬼,乐意一本正经做学问,私底下写写分行。太不符合苏格拉底的描述了:哲学即练习死亡,哲学家最不怕死(他就是理性,所以灵魂永生)。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