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相片’ Category

山间

上个月去俄亥俄钟乳山洞,一个半小时车程,下着雨,快到时下大了,看着打印出来的地图,突然拐上个坡,就算上了山。俄亥俄是实在平坦,一片丘陵,就算山了,路边的广告牌上还写着:印第安山洞,听说现在还有印第安人的部落,可以去参观——真是主客颠倒呢。
拐上山坡后,是很宽阔的平坦,完全感觉不到是在山上,有大片的田野和零星的房屋,不见有人,天突然放晴,我看着车窗外清晰的色彩,像午后小憩时恍然闯入的梦境。
我们走错了路,边看地图边退回去,我当时想,就算没找到山洞,看到这世外桃源般的山间生活,也不枉此行了。周末的午后,路上没车,一切都是静止的,眩目的,像太多幅刚刚完成的油画,仿佛伸出手,就会沾一手黄的绿的蓝的白的油彩。

最打动我的,是庄园门口的邮箱。大概一米高,有的是简单的盒子,有的是木条打制成的啄木鸟小屋样,有的是青黑的铁,各式各样,安静地站在路边,栅栏开口的地方,等着在早晨收到信,像一个个伸出的耳朵,倾听来到家园的声音,而它们的站立,又像一种相信,相信着有什么会来到,有什么正在来到。

我想拍下它们,在匆匆的掠过中画出自己的等待和信。

30

27

29

31

26

24

25

21

22

23

17

20

19

17

18

16

14

15

12

13

11

8

9

7

10

6

2

3

4

5

1

Continue reading »

画面

几年前一韩国人给了个磁贴,顺手贴在冰箱上。不小心把它弄掉了,摔掉了鼻子。想起上学期给古希腊哲学当助教,介绍苏格拉底的那堂课,教授在PowerPoint上放了张苏格拉底头像雕塑的图片,缺了鼻子,像是摔掉的。“我找不到别的苏格拉底图片了。”后来我看到一张卢浮宫里苏格拉底塑像的图片,发现鼻子部分也有缺损。据说苏格拉底很丑,鼻子小而短,还是塌的,不晓得这些塑像是不是故意调侃他的塌鼻梁。自从我摔掉了面具的鼻子,突然觉得面具和苏格拉底发生了巧合性的关联。既然苏格拉底善饮,就把个扎啤的磁贴放在面具底下:

               4a5abe2545a5bc0a657bc

还有沃霍尔展时买的香蕉磁贴,觉得很幽默,有马奈那幅《草地上的午餐》的意味:

               banana

               together

马奈:草地上的午餐(Le déjeuner sur l’herbe,1863)

         lunch

Continue reading »

无处,或到处

                  
                      nowhere3 

                      nowhere2

                      nowhere1

                                               摄于芝加哥  2006

Continue reading »

相亲相爱

                     sweethearts

                                         摄于密西根湖畔  2006

Continue reading »

春天

dscn0629

pleased_to_meet

Continue reading »

景象

十月底,周末的哥伦布。前几张是路过校园,后几张是市中心。
到了德国村相机就没电了,凑合拍了张咖啡馆的墙壁。

7

fall2

fall1

6

4

8

10

11

12

9

13

14

15

16

17

Continue reading »

九月

         buckeye

到家那天是个大晴天,干热的阳光包裹着身体,从中午睡到第二天早晨。然后天阴,下雨,降温,今天是个温和的凉爽天,有球赛,很多人穿着球衣,在社区外晃悠,庆祝。白云缓缓挪移,树冠在屋顶上画了个满满的半圆,我感到一种新鲜的安宁。

Continue reading »

融化

    melting snow 1

Continue reading »

“获取孤独的才华”

     1

     3

Continue reading »

秋天的时候

               after 005

               after 018

               after 065

               after 061

               after 134

               after 174

Nov.2/一个晴朗的星期五。

下午三点多出门,拍了很多照片,在wexner center里没有展览的边角处也拍了很多,像个勤勉而不遗余力的工作人员。William Wegman的个展。显然他是天才,“so idiosyncratic”,野心化入不动声色的幽默,安静且能让人快活。
出来就七点多了,正是夕光照耀的时候,秋天还没开始让人发冷,惬意的天色让一切都不可能是理性的。这是个多雨,大部分时候都阴惨惨的秋天,即便偶尔晴朗,也毫无近乎辉煌的灿烂感。之后的那个星期,天已经黑得早了。周二和周四下午六点下课,下课前,眼看着窗外就渐渐黑了,路灯带来满天星辰的错觉。再之后,冬天就缓缓来了,像暮色那样,悄然而不让人察觉地就已经来了。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