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月 10th, 2006

冬女

1. of rain

细密的雨滴,斜斜地
飘进风,飘成透明的一撇
飘成对襟的扣子,一端是领口

她身披湿润,吹到玻璃窗前
看水纹样的
玻璃那边,一支细腰的瓶,
一抹桃红的影,停在水纹的一层

与另一层之间。
然后她吹向别处,吹向那些
事物的间隙

2. of snow

听说下雪了

我推开门,看到阳光一如既往
在阳光里跳舞的尘埃,一如既往

咦,等等,怎么尘埃都雪白
雪白的,穿上了雪白的棉袄

原来她们也怕冷,要穿上棉袄才肯出门
原来她们也爱漂亮,还要让棉袄

一尘不染

[img]http://images.blogcn.com/2006/2/10/4/forings,2006021063753.jpg[/img]

入睡未遂,凌晨和黑黑聊天。聊着聊着,黑黑差点建议出来腐败晚饭。而我有时觉得,周末就可以回家了,无论是坐522还是587,都会逆时针地绕过洪山广场,向左扭头,看着鸽子起飞或者降落,中南路上亮起了柔和的橘色灯光。
睡前还可以翻翻几米画册。它们总是和台灯一起,安安静静地留在床头柜上。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