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月 24th, 2006

音节 (61-63)

61

过去的那些年里,我常常站在樱园平顶,眺望对面的珞珈山。
它像一个背脊,在我的青春岁月里托起我,让我不断接近最好的年华。
无论在哪里,我都从未,也永远不会在凝视中离开它。它就是勾勒心灵的那道优美又静默的弧线。

62

没有什么能够埋葬我。有一天当我必须离开这个世界,我会像柯西莫那样,从树上起飞,跃上一个不知从何处飘来的热气球,飞向比远方更远的地方。

63

如果说,有时思考就像生活鼓出的一个珠子,那么,抒情就是生活传出的一支歌。
它多轻柔啊,慢慢地从生活里飘了出来。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