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11月 6th, 2006

空书架

新买来一个木书架,几乎一人高
立在我的书桌旁
事多人又懒,一个多星期过去了
我还没把堆积的书本摆放进去

它背窗而立,有点儿前倾
沉默、倔强,仿佛一个负重的操劳者
背负着窗外的整个世界
无法行进一步,却也无从停止

有时洗澡前,顺手把发卡放在它的某一层
洗完后再拿出来卡在头发上
还有别的杂物,也是顺手就放了进去
这模糊了它的功能

却丝毫没有扰乱它清晰的木质结构
它一直形式般几乎先验地存在着
如同理论
安静地活在一本旧书里
对于此刻的生活,它安于无能为力

它一直空着。仿佛站在未来召唤历史
有如一座整洁的废墟
一览无余地暴露出本无所谓有的可能性
或者,它更像

一座平地而起的楼宇
仿佛刚刚竣工,又仿佛人去楼空

它站在书桌旁已经一个多星期了
竟还没有变旧
它看上去仍那么崭新
新得就像一个被弃已久的物件

Continue reading »